SEO实战培训:SEO技术网络在线培训课程开课说明!

编辑:北京SEO实战派- -人气:

SEO实战培训:SEO技术网络在线培训课程开课说明!

SEO实战派开设的SEO实战培训:SEO技术网络在线培训课程开课了!
旧金山的渔人码头,有一处海狮聚集的地方,游客只能远距离地观赏,码头上贴着布告:“此处码头属美国海军所有,喂食、丢掷或恐吓海狮,移送法办。”
 
  美国在保护野生动物这方面,确实是先进国家,SEO实战培训连“恐吓”动物都会被法办哩!
 
  正出神观看海狮的时候,一群小孩子吱吱喳喳地走到码头,由两位年轻的女老师带领,原来是幼稚园的SEO培训老师带小朋友来看海狮,户外教学。在码头边的大人纷纷把最佳的观赏位子让出来给小朋友——在礼让和疼惜老弱妇孺这方面,美国也是先进国家。
 
  我听到幼稚园的老师对小朋友说:“你们有没有看到右边那只海狮脖子上有一个圈?”
 
  “有!”
 
  “那不是它的项链,而是它的伤痕,这只海狮小时候在海里玩,看到一个项圈,SEO技术培训课程就钻进去玩,没想到钻进去就拿不出来,小海狮一直在长大,项圈愈来愈紧,就陷进肉里,流血、痛苦,就在它快被勒死前被发现了,把线圈剪断才救了它。”
 
  小朋友听得入神,脸上都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。
 
  “所以,你们以后千万不要乱丢东西到海里,可能会害死一只海狮。”
 
  老师带着小朋友走了。
 
  我在清晨的渔人码头深受感动,这就是最好的SEO网络培训教育,我但愿我们的老师也都能这样地教育孩子。
 
  海狮的项圈是无知与野蛮的项圈,我们的许多大人都戴着这样的项圈而不自知。我们要教孩子懂得疼惜与关爱众生,就要先取下我们无知与野蛮的项圈呀!
厄运就蕴藏在那块鸽血红的酱豆腐里。
 
  在那块酱豆腐之前,乔先竹一直以为女儿姜小甜是个能吃能睡的好孩子。
 
  悲哀是从中午12点15分降临的。乔先竹清晰地记得那个时刻,好像那是原子弹爆发的时间。
 
  12点钟下班,1点钟上班,中午只有一个小时的午休时间。工人是没有资格睡午觉的,那是有身份的人的事。乔先竹要骑车赶回家去给学习SEO技术培训的女儿做饭。
 
  说是做饭,其实剔了路上的时间,所余的工夫就很有限了。手笨的女人做不出来,只够把早上的剩饭热一热给孩子吃。不过乔先竹手巧。
 
  12点整的时候,工厂的大铁门像个忧郁的老人,难得地咧开嘴一笑。女工们倚着铁栅栏冲了出来,SEO培训好像越狱一般。从现在开始,每一分钟都是自己的。
 
  当男工们最后一颗米粒滑过粗沥的喉结,准备打牌时,乔先竹正骑到了一家小杂货店的门前。
 
  她该一古脑骑过去,那样一切都不会发生,可是她今天骑得格外的快,比平日到家的时间要早,就有足够的闲情逸致打量了周围的景色。
 
  正是春天,小镇像一匹肮脏而又生意盎然的毛驴,到处都漂浮着令人想打喷嚏的气味。
 
  千不该万不该,乔先竹不该瞄了一眼杂货店门前的小黑板,上面写着“SEO实战派:SEO网络技术在线培训”。
 
  小黑板实际是扯下来的一块多边形三合板,又袜了层墨汁。歪歪斜斜地写着:新到臭豆腐、酱豆腐。结尾是三个炸弹似的大惊叹号。
 
  粉笔字的色彩很鲜艳,石灰颗粒毛一茸一茸地粘在粗糙的木纹上。
 
  乔先竹下了车,没上锁就进了小店,她的车很破烂,而且她马上就会出来。
 
  小店里很黑,刚进来的人看不清,早潜进的人则洞若观火,“买什么呀?”有人问,声音暗哑得如同被人跺裂了的老竹子。卖货的本是一个爽脆的小姑一娘一。
 
  一位老女人的轮廓从酱油瓶子的背景上凸了出来,是邻居司徒大一妈一,乔先竹不想碰上她,老太太的车轱辘话,会耽误了孩子的饭。
 
  “给小甜买块酱豆腐,就疙瘩汤吃。”乔先竹说着,SEO实战培训把破书包一皮里的饭盒掏了出来。饭盒盖剐着了书包一皮带上缠着的旧玻璃丝,翘一起了一个角,一股白气像狐仙似的冒了出来,灼痛了她的手。
 
  厂子里中午管蒸饭,工人们就蒸一大盒子,留着晚上回家再吃,给自家省点薪火。
 
  乔先竹故意不看司徒大一妈一。一交换眼神,老太太的话就更没边没沿了。敢情她退休了,巴不得有人跟她聊天。乔先竹得让孩子一回到家就能看到香啧啧的一大锅疙瘩汤。
 
  她对给司徒大一妈一包一皮完了碱面的售货员说:“我先看看颜色红不红。不新鲜我可不要。”
 
  “新鲜!像鸽子血那么红!姑一娘一,给我们拣两块卧在下头的。”司徒大一妈一一点都不计较乔先竹的怠慢,像吩咐自家闺女一般,指挥售货员。
 
  小姑一娘一想不买帐,又一想好歹也算个主顾,就先不忙着招呼刚进来的那位上了年纪的男人,SEO培训班把酱豆腐坛子揭了盖。
 
  一股好闻的酱菜味涌进鼻子。乔先竹吹了吹手指,饭盒盖烫着了她。事情到了这会儿,不管酱豆腐是不是鸽血红,她都得买了。
 
  “先买一块吧。现吃现买好。”乔先竹说,然后盘算着怎么用手托着饭盒盖骑车回家。
 
  “多来点汤。”司徒大一妈一很权威地指示着SEO培训课程。
 
  “哟!就一块酱豆腐还想多要汤!都这么着,我这酱菜坛子还不得成了上甘岭。您就将就点吧。”小姑一娘一麻利地把一块酱豆腐夹到了乔先竹的饭盒盖上。
 
  “那就再来两块吧。”乔先竹说。一是她看着酱豆腐不黑不燥,二是她不愿司徒大一妈一为了自己受这番抢白。
 
  “别呀!吃多少买多少,要不,皱了。”司徒大一妈一设身处地地说。
 
  “我家小甜可能吃了。要是敞开来吃,一顿SEO网络培训能吃两块酱豆腐。”
 
  “哟!那还不得变了鼹蝠。”司徒大一妈一吃惊得假牙差点没掉下来。
 
  “老鼠吃多了盐,才变鼹蝠呢。”乔先竹不高兴了。
 
  “嗨!我也是老糊涂了。可小甜一个女孩家,SEO实战派怎么就能吃那么咸的东西呢?不咳嗽哟?不上火哟?”司徒大一妈一把昏花的老眼睁得很大。她越老越一爱一表现惊奇。
 
  “可她一顿还喝一大锅疙瘩汤呢。”乔先竹一面为小甜辩解着,一面也觉得这确实是个怪事。
 
  “喝多少?一大锅?你们家的那口双耳大铁锅?”司徒大一妈一在街道管点事,家家根底她像克格勃一样清楚。
 
  “是啊。我们家就那么一口锅。”乔先竹不知为什么,SEO技术培训心里有些发慌。
 
  “你中午就那么屁大点的时间,哪做得出恁大一锅汤!”司徒大一妈一见多识广地不相信。
 
  “两大暖瓶开水都是早上现烧的,到了晌午没有一百度也有九十度。下锅就开。舀一勺子猪油香香嘴,择两把莱叶子丢下水。SEO网络培训班这边就紧着摸一双筷子搅疙瘩,稀稠也顾不得调了,拨拉进锅就是了。八、九岁的孩子不知道个好赖,啥也不挑。小甜刚到家我就得走,等晚上我回家来,锅像被小叭狗一舔一了一样净。”
 
  时间已经不够耽误的了,可乔先竹还想说点什么。

SEO实战培训课程就这样开课了!需要学习SEO核心排名技术的抓紧了!哈哈哈!文章没有什么可读性,不过不要紧,搜索引擎是公平的,对待任何一个网站都是如此。只要你能让他喜欢你,做点小错误又有什么关系呢?本站上线第五天,SEO网络培训,SEO技术培训核心关键词已进入前三页。这就是SEO实战核心操作技术。也许有之一,但不是你。
 
  “这么吃,小甜可得胖。”司徒大一妈一很严肃地说。
 
  “不胖啊。还一个劲地掉秤呢!”
 
  “多给吃点好的。正是长个的时候,光给喝疙瘩汤可怎么行呢?吃肉!吃鱼!吃……”司徒大一妈一瘪瘪嘴。
 
  “小甜不吃。只是喝汤喝水……”
 
  “那还不得水肿?”
 
  “倒还不错,都尿出去了。上课的时候,老是举手说上厕所。说撒尿老师就不让去了,你课间休息的时间干什么去了?就得说是拉屎。她还为此得了一个外号叫做屎包一皮子。前几天领着她上公园,公共汽车上就说要上厕所,她爸爸说这得忍着。马上就到了,就到了。小甜刚开始还听说,后来小一脸憋得通红,绞着腿说,我就要尿裤子了。没法子,只有马上下车,后来重新上车,另买一回票。尿完了,就又要喝。见了卖茶水的就走不动步了。就是那种一毛钱一杯的摊。她说渴,我给她一块钱,说喝完了,再买根冰棍吃。她又蹦又跳地走了。一会儿回来了。我说冰棍这么快就吃完了,留神拉肚子。她说根本就没买冰棍,全喝了水了。我就去找卖水的老头,说你们可不能欺负小孩。那老头正往杯子里续水,说不定是谁欺负谁呢!从来就没有看见过这么能喝的孩子,把我这一溜杯子里的凉白开都喝完了,我没有找你们多要钱,就不错了。”
 
  那个后来的男人在暗影里走动起来。
 
  “哎!我说你们到底是还要几块酱豆腐啊?”小姑一娘一叫起来。她怕那个男顾客走了。
目前的造物主,还是一个怯弱者。
 
  他暗暗地使天地变异,却不敢毁灭一个这地球;暗暗地使生物衰亡,却不敢长存一切尸体;暗暗地使人类流血,却不敢使血色永远鲜浓;暗暗地使人类受苦,却不敢使人类永远记得。
 
  他专为他的同类——人类中的怯弱者——设想,用废墟荒坟来衬托华屋,用时光来冲淡苦痛和血痕;日日斟出一杯微甘的苦酒,不太少,不太多,以能微醉为度,递给人间,使饮者可以哭,可以歌,也如醒,也如醉,若有知,若无知,也欲死,也欲生。他必须使一切也欲生;他还没有灭尽人类的勇气。
 
  几片废墟和几个荒坟散在地上,映以淡淡的血痕,人们都在其间咀嚼着人我的渺茫的悲苦。但是不肯吐弃,以为究竟胜于空虚,各各自称为“天之戮民”,以作咀嚼着人我的渺茫的悲苦的辩解,而且悚息着静待新的悲苦的到来。新的,这就使他们恐惧,而又渴欲相遇。
 
  这都是造物主的良民。他就需要这样。
 
  叛逆的猛士出于人间;他屹立着,洞见一切已改和现有的废墟和荒坟,记得一切深广和久远的苦痛,正视一切重叠淤积的凝血,深知一切已死,方生,将生和未生。他看透了造化的把戏;他将要起来使人类苏生,或者使人类灭尽,这些造物主的良民们。
 
  造物主,怯弱者,羞惭了,于是伏藏。天地在猛士的眼中于是变色。
我冒了严寒,回到相隔二千余里,别了二十余年的故乡去。
 
  时候既然是深冬,渐近故乡时,天气又阴晦了,冷风吹进船舱中,呜呜的响,从蓬隙向外一望,苍黄的天底下,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,没有一些活气。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。
 
  阿!这不是我二十年来时时记得的故乡?
 
  我所记得的故乡全不如此。我的故乡好得多了。但要我记起他的美丽,说出他的佳处来,却又没有影像,没有言辞了。仿佛也就如此。于是我自己解释说:故乡本也如此,——虽然没有进步,也未必有如我所感的悲凉,这只是我自己心情的改变罢了,因为我这次回乡,本没有什么好心绪。
 
  我这次是专为了别他而来的。我们多年聚族而居的老屋,已经公同卖给别姓了,交屋的期限,只在本年,所以必须赶在正月初一以前,永别了熟识的老屋,而且远离了熟识的故乡,搬家到我在谋食的异地去。
 
  第二部分在故乡
 
  第二日清早晨我到了我家的门口了。瓦楞上许多枯草的断茎当风抖着,正在说明这老屋难免易主的原因。几房的本家大约已经搬走了,所以很寂静。我到了自家的房外,我的母亲早已迎着出来了,接着便飞出了八岁的侄儿宏儿。
 
  我的母亲很高兴,但也藏着许多凄凉的神情,教我坐下,歇息,喝茶,且不谈搬家的事。宏儿没有见过我,远远的对面站着只是看。
 
  但我们终于谈到搬家的事。我说外间的寓所已经租定了,又买了几件家具,此外须将家里所有的木器卖去,再去增添。母亲也说好,而且行李也略已齐集,木器不便搬运的,也小半卖去了,只是收不起钱来。
 
  “你休息一两天,去拜望亲戚本家一回,我们便可以走了。”母亲说。
 
  “是的。”
 
  “还有闰土,他每到我家来时,总问起你,很想见你一回面。我已经将你到家的大约日期通知他,他也许就要来了。”
 
  这时候,我的脑里忽然闪出一幅神异的图画来: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,下面是海边的沙地,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,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,项带银圈,手捏一柄钢叉,向一匹猹⑵尽力的刺去,那猹却将身一扭,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。
 
  这少年便是闰土。我认识他时,也不过十多岁,离现在将有三十年了;那时我的父亲还在世,家景也好,我正是一个少爷。那一年,我家是一件大祭祀的值年⑶。这祭祀,说是三十多年才能轮到一回,所以很郑重;正月里供祖像,供品很多,祭器很讲究,拜的人也很多,祭器也很要防偷去。我家只有一个忙月(我们这里给人做工的分三种:整年给一定人家做工的叫长工;按日给人做工的叫短工;自己也种地,只在过年过节以及收租时候来给一定人家做工的称忙月),忙不过来,他便对父亲说,可以叫他的儿子闰土来管祭器的。
 
  我的父亲允许了;我也很高兴,因为我早听到闰土这名字,而且知道他和我仿佛年纪,闰月生的,五行缺土⑷,所以他的父亲叫他闰土。他是能装弶捉小鸟雀的。
 
  我于是日日盼望新年,新年到,闰土也就到了。好容易到了年末,有一日,母亲告诉我,闰土来了,我便飞跑的去看。他正在厨房里,紫色的圆脸,头戴一顶小毡帽,颈上套一个明晃晃的银项圈,这可见他的父亲十分爱他,怕他死去,所以在神佛面前许下愿心,用圈子将他套住了。他见人很怕羞,只是不怕我,没有旁人的时候,便和我说话,于是不到半日,我们便熟识了。
 
  我们那时候不知道谈些什么,只记得闰土很高兴,说是上城之后,见了许多没有见过的东西。
 
  第二日,我便要他捕鸟。他说:
 
  “这不能。须大雪下了才好。我们沙地上,下了雪,我扫出一块空地来,用短棒支起一个大竹匾,撒下秕谷,看鸟雀来吃时,我远远地将缚在棒上的绳子只一拉,那鸟雀就罩在竹匾下了。什么都有:稻鸡,角鸡,鹁鸪,蓝背……”
 
  我于是又很盼望下雪。
 
  闰土又对我说:
 
  “现在太冷,你夏天到我们这里来。我们日里到海边捡贝壳去,红的绿的都有,鬼见怕也有,观音手⑸也有。晚上我和爹管西瓜去,你也去。”
 
  “管贼么?”
 
  “不是。走路的人口渴了摘一个瓜吃,我们这里是不算偷的。要管的是獾猪,刺猬,猹。月亮底下,你听,啦啦的响了,猹在咬瓜了。你便捏了胡叉,轻轻地走去……”
 
  我那时并不知道这所谓猹的是怎么一件东西——便是现在也没有知道——只是无端的觉得状如小狗而很凶猛。
 
  “他不咬人么?”
 
  “有胡叉呢。走到了,看见猹了,你便刺。这畜生很伶俐,倒向你奔来,反从胯下窜了。他的皮毛是油一般的滑……”
 
  我素不知道天下有这许多新鲜事:海边有如许五色的贝壳;西瓜有这样危险的经历,我先前单知道他在水果店里出卖罢了。
 
  “我们沙地里,潮汛要来的时候,就有许多跳鱼儿只是跳,都有青蛙似的两个脚……”
 
  阿!闰土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希奇的事,都是我往常的朋友所不知道的。他们不知道一些事,闰土在海边时,他们都和我一样只看见院子里高墙上的四角的天空。
 
  可惜正月过去了,闰土须回家里去,我急得大哭,他也躲到厨房里,哭着不肯出门,但终于被他父亲带走了。他后来还托他的父亲带给我一包贝壳和几支很好看的鸟毛,我也曾送他一两次东西,但从此没有再见面。
 
  现在我的母亲提起了他,我这儿时的记忆,忽而全都闪电似的苏生过来,似乎看到了我的美丽的故乡了。我应声说:
 
  “这好极!他,——怎样?……”
 
  “他?……他景况也很不如意……”母亲说着,便向房外看,“这些人又来了。说是买木器,顺手也就随便拿走的,我得去看看。”
 
  母亲站起身,出去了。门外有几个女人的声音。我便招宏儿走近面前,和他闲话:问他可会写字,可愿意出门。

99%的人还阅读了:

SEO实战派培训:百度不收录内页怎么解决?

SEO实战培训:SEO技术培训主要学习什么?

飘渺蝶舞SEO:SEO实战培训班正式开课!

本文标题:SEO实战培训:SEO技术网络在线培训课程开课说明!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nplstu.com/peixun/319.html

回到顶部